2014年1月19日

薔薇 二十八

「希望沒嚇到妳」執事請Any坐到沙發上後,看著Any不發一語,似乎被剛剛的景象震嚇住。執事拿起電話通知服務人員送熱茶進來,不久服務員送上熱茶後退了出去,執事將茶遞給她「喝點茶,會好點的」
「謝謝!」Any接過茶,深深的吸氣後喝了一口。
「第一次看到這些能像妳這麼鎮定的人不多,妳還好吧」執事喝了口水靠在椅背上。
「是真的有點嚇到」Any勉強擠出笑容。
「看了有甚麼感想?」執事看著手中的杯子,輕聲的說。
Any低頭搖搖沒有說話,腦中回憶著剛剛所見到的景象。
片刻的沉默。

「寵物奴是常見的,大多數人認為是一種羞辱,其實是藉由另一種型態來證明自己的存在,得到主人的照顧。」執事放下杯子,平穩的說著。
「部分的寵物奴是因為受到太多世俗的壓力,希望成為不用受到困擾的寵物,所以選擇這種形式來尋得寧靜」
「寧靜?」Any抬起頭疑惑的問「SM不都是很激烈的,怎會有寧靜呢?」
「大多數人對它的看法是很激烈沒錯」執事靠到椅背上「回歸到最根本的需求呢?就是心理得到安祥」
「安祥?」Any顯得更加懷疑「這樣的方式可以得到安詳?」
「妳覺得甚麼時候能讓妳心裏得到平靜?」執事反問Any
Any想了想「沒壓力的時候吧」
「那怎樣才能沒壓力?」執事繼續問。
「嗯Any想了一下「把壓力的來源排除掉,調適心理,或是釋放掉」
「這就是一種心理調適與壓力釋放的方式」執事解釋著「藉由SM的交心達到調適,各種調教的手法達到釋放」
「那剛剛的那個…..Any遲疑了一下。
「犬奴」執事接了話。
「犬奴」Any有點不自在的說出這個名詞「牠這樣會得到調適與釋放?」
「當犬奴的表現讓主人讚賞時,心中就會有被重視的滿足感。為了要得到讚賞,就必須要調適自我的心態,去完成主人下達的每個指令。當主人給予嘉獎,被重視的感覺就會讓內心安定,壓力自然就會釋放掉」

「小狗過來」執事朝著小門叫了一聲
Any聽到籠子打開的聲音,一會之後見到那名女子低著頭爬了過來。
執事乾咳了一聲,女子像是電到一般抖了一下,隨即挺起上半身,抬起頭爬行著,眼神注視著執事,發現到他眼中的滿意,爬行的神情也變的驕傲,像是散步般的輕鬆自在。女子一直爬到執事身邊,舔了他的鞋子後站直看著他。
「坐下」執事拍拍牠的頭。
女子轉身靠著執事以犬的姿勢坐下,抬著頭挺直腰感覺不到一絲的害羞。

「妳覺得牠看起來怎樣?」執事手撫摸著女子的頭問Any
「嗯Any想了一下「感覺牠好像很開心,似乎也身為犬奴為傲」
「如果沒有安定的心,這樣的自信無法展現出來」執事輕拍女子的臉,牠像是疼惜主人的碰觸般舔著執事的手。
Any看到牠的表現,似乎也感受到牠的滿足與自信,對牠的觀點也有所改變。
「牠是..Any猶豫了一下「你的奴嗎?」
「不是」執事拍拍牠的頭「是來受訓的」
「受訓?」Any皺了下眉頭。
「受到牠主人的委託對牠進行訓練」執事指了下面前地上,牠起身以犬的姿勢爬到執事面前以端正的姿勢坐下「這也是我的職責」

執事調整了一下牠的姿勢「來找我有甚麼事?」
「先要謝謝你這段時間的幫助」Any知道說話時不看著對方是不禮貌的,但眼光還是忍不住的會飄向牠。
「沒甚麼,小夜給妳帶來困擾,我們處理是應該的」執事轉頭看向Any「還有呢?」
「上次你說的那件事….Any猶豫了一下「我想接受你的邀約來這裡工作」
「真的嗎?」執事眼光閃過一絲喜悅又回復平時的冷淡「妳考慮清楚了?」
「嗯!」Any堅定的點點頭。
「回去」執事拍拍女子的頭,命令牠回去籠子裡,牠舔了舔執事的手爬了回去。

「跟我來」執事起身帶著Any到他私人的辦公室,交代了她的工作內容與該注意的事情。
「妳清楚工作的內容了嗎?」執事注視著站在辦公桌前的Any,見到Any點了頭後從抽屜裡拿出一張識別卡交給Any「在這裡不適合用真名,所以現在開始你的名字叫薔薇

Any看著手中的卡片,心中默念著「薔薇….我是薔薇」

薔薇 二十七

一天的忙碌結束,Any坐上接送的車卻請司機先不要開車。
腦中想著昨晚的夢境與之前與執事的對話,考慮過後決定接受執事行政職務的邀請。
Any雖然有了決定,卻還是有些許不安,雖然說是行政工作,但實際的工作內容會不會不只是行政的文書作業呢?如果不只是行政工作,還會有哪些事務?會不會也要自己去從事調教的工作?
Any搖搖頭將一些雜亂的思緒甩出腦中,既然有了決定就不要想太多。為了避免禮貌的不周到,決定先跟執事聯絡。

Any撥通專用的電話。
「喂,Any,有甚麼事?」手機傳來的夢中溫暖的聲音。
「等等等等想去會所找你,不知道方不方便」Any語帶羞澀,吞吞吐吐的說完。
「嗯,我在這裡等你」說完掛了電話。
「可以請你帶我去會所嗎?」Any對著司機說。
「請問您有帶著會員卡嗎?」司機反問著「沒有會員卡我也沒辦法讓您進去的」
「別擔心,我有帶著」Any拍了拍皮包,笑著回答。
「好的,馬上帶您過去」司機開動了車子,往著會所的方向前進。
路邊的街景一陣陣滑過,帶著忐忑心情的Any,期待與執事的會面,臉上不覺得露出淺淺的微笑。

Any走進會所,領台看到她進來,立刻通知ㄧ名服務員引導她到執事所在的地方。
「大人正在處理一些事,有交代您來時直接帶您到大人那裏」帶路的服務員輕聲的說。
「處理甚麼事?會不會打擾到他?」Any慢下腳步。
「應該不會,大人有交待過應該不會影響」服務員跟著Any的步伐慢了下來,說完行禮示意「請跟我來」
Any跟著服務員來到一個房門口,服務員停下來對著她說「大人說您到了就直接進去,我就先離開了」服務員行了禮便快步離開。

Any站在門口猶豫著要不要進去,深吸了一口氣敲了門「我是Any,我可以進來嗎?」
門裏沒有半點回應,敲了幾次門依舊如此,Any深吸一口氣,轉動門把,小心翼翼的開門走了進去。
房裡沒看見任何人在,Any張望了一下,發現旁邊的一個小門是開著的,裡面有一些聲響傳出。
Any輕聲的問「執事大人,你在嗎?」
等了一會聽到小門傳出依舊沉穩的聲音「Any?進來吧」

Any走進門,是一個獨立的小房間,執事坐在一張椅子上背對門口,房間的一角有個鐵籠子,似乎是用來養狗的。
執事沒有回頭,專注的看著前面「妳來了,到這邊來,有點東西讓妳看看」
Any疑惑的走到執事旁邊,驚訝的發現執事面前跪趴著一個女子。女子帶著眼罩、耳塞、口枷,項圈,全身赤裸,臀部有條向上伸起的尾巴,抬著頭,兩腳微微發抖著。
「這是犬奴,現在在教牠姿勢」執事一手牽著項圈的鍊子一手拿著馬鞭,目光專注在牠的身上,平靜的說著。
「會不會打擾到你?」雖然嘴裡問著執事,眼神卻無法移開那名女子。
「不會,妳看看也好」執事揮動手裡的馬鞭往女子的右邊大腿打了一下,女子受痛,臀部稍微抬高了點。
「犬奴的姿勢要注意,站的時後頭要抬、臀要高、前腳要直,走路時後腳的膝蓋是不著地的,所以大腿的力量需要長期的訓練」執事一邊說著一邊用馬鞭指著需要注意的地方。
Any看到這動作才驚訝的發現,女子的膝蓋是懸空沒有接觸到地面,兩腳發抖也是因為長時間的支撐的緣故。
執事用馬鞭輕拍女子的臀部,女子立刻後腳分開,前腳挺直維持在身前的地上,像是蹲著一樣坐到地上。Any仔細看了牠一下,隱約的發現牠的私處閃著異樣的光芒。

「犬奴的坐姿,前腳要直,後腳要靠近身體,腰要直,頭要抬,端正有自信」執事再次跟Any解釋。
「犬奴的訓練可以是雙向的,由內心開始再要求動作或是由動作去改變內心,依照奴的天性來施以不同的養成方式」執事拉了一下鍊子,讓女子的頭抬高點。
Any站在執事身邊,眼光注視著女子,一邊聽著執事的解說,心中有股異樣的感覺,卻說不出是怎樣的,卻因為專注聽著講解忽略了這微妙的感覺。

執事看了看女子的狀態,用手輕輕撫摸著牠的臉,女子的表情在痛苦中散發出一絲的愉悅與安詳,臉靠著執事的手輕輕的磨蹭著。
執事站了起來,拍了拍牠的頭,將牠的眼罩跟耳塞拿掉,牠發現執事身旁多了一個人,頓時低下頭,脹紅了臉,Any發現牠的樣子自己也覺得不好意思。
執事牽起牠,摸摸牠的頭,女子像是享受一般的磨蹭著執事的腿,臉上露出自信的表情,像一隻驕傲高貴的狗俊美的站著。
執事讓牠進到鐵籠,安撫一陣子後將鐵籠的門鎖上,示意讓Any跟著自己出去後將小門關上。

薔薇 二十六

他來到Any身旁,解開她手上的皮帶,將她身上唯一的遮掩拿掉後將手拉緊銬在腦後。伸展的曲線,勻稱的雙峰自然前挺。跪著的小夜由下往上,慢慢的親吻舔食著Any流出的涓涓香汗。
Any羞愧的低著頭,近似虛脫的身體,不停的扭動著,小夜舌尖的刺激,讓她封住的嘴發出淺淺的嗚咽。

冷靜的眼神掃視激情的肉體,感覺不到一絲的激動,就像身處兩個不同世界一般,孤寂卻又帶著感傷。

他揮揮手讓小夜跪回地面,伸手將Any封住的嘴撕開,戴上眼罩,在她曼妙的軀體上開始綁著繩子,Any放鬆的精神隨著繩子一圈圈禁錮,不由得再度緊縮了起來。
完成繩縛後,他沉默的站在小夜身後,撫弄著小夜的身體,不停的刺激每個部位,讓小夜發出愉悅叫聲。激情的吶喊在空間裡迴盪,不斷刺激Any的聽覺,加上繩索的壓力,彷彿身體跟靈魂都被緊緊的壓制。Any緊咬著嘴唇,感受未曾有過的情慾壓力,如同淤積的火山,無處可以宣洩。

小夜一聲大叫,全身的慾望完全釋放,無力的攤在他的身上,他溫柔的抱著小夜,除去他身上的束縛,撫摸著讓她的情緒慢慢的平靜下來。

空間的聲音消失,只留下Any的喘息聲,少了聽覺的煎熬,卻加深了身上的感覺。一片寂靜的等待,Any手腳開始麻痺,心中的不安層層加深,期待的溫暖卻遲遲未現。
等待,是另一種煎熬,腦中想像的是溫暖會落在哪個地方,感官無限的放大,任何一絲的感覺都造成強烈的回應。
矇著雙眼的心,用聽覺跟觸覺去感受四周,一絲的微風「是他嗎?」一點的聲響「他過來了?」焦急、憂慮、期待、情慾,各種的情緒層層疊加,分不清自己到底怎麼了。

突然一點異樣的感覺從大腿傳來,帶點刺痛,帶點溫柔,麻痺的神經再次激動了起來。呼吸逐漸急促,神經緊縮,肌肉不住的顫抖,私處的情慾更加氾濫。
點的刺激成為線的感受,由大腿開始慢慢移動,不停的轉換方向,在各個敏感的部位跳躍著。失去視覺的輔助,未預期的刺激加速爆發情慾,Any在最後的激動後失去意識。

矇矓之中,他抱著全身赤裸的Any,身上所有的拘束都已解開。眼睛微睜的Any看一眼那雙冷漠的深邃,期望發現暗藏的柔情。他的手溫柔的撫摸著每個禁錮的痕跡,Any兩眼閉上流下晶瑩,久未釋放的悲傷隨著點點淚滴飄散而去。
他輕輕的擦掉淚水,平穩又堅定的聲音傳進Any的耳中「壓力都釋放了,不會有悲傷與痛苦在身上,將不安與難過交給我,只需要留下單純的愉悅」
Any用盡全身的力氣緊緊抱著他,感受著溫暖安心的胸膛,體驗著真正放心的感覺。
片刻的溫存勝過萬年的安眠,Any抬頭望向他,舉起手要將他臉上的面具摘下,正當手指觸碰到面具時,一陣強光襲來!

Any從睡夢中驚醒,發現原來是在家中,躺在床上。察覺到自己全身汗水,私密處一片狼籍,害羞的抱著綿被。

這只是一場夢,一場真實又期待的夢境。

2014年1月16日

薔薇 二十五

幽暗的密室,昏黃的燭光。
Any發現自己只穿薄紗睡衣坐在一張椅子上,兩手兩腳被皮帶固定著。
看到對面坐著一個熟悉的身影,一樣被固定在椅子上。不同的是她全身赤裸,兩腳分開用繩子綁在椅子扶手,兩手由上方向後固定在椅背,身上緊緊纏繞著繩子,嘴中咬著口球,面帶眼罩,乳頭夾著夾子,私處插著一隻不停轉動的按摩棒,全身不停的抖動著。

Any藉著昏黃的燭光仔細的看了看對面的人,赫然發現那是小夜,緊張的想大叫時卻發現自己也被封住了嘴巴,只能發出嗚嗚的聲音,用力想要掙脫皮帶,卻苦無辦法,無奈的坐在椅子上。眼前的小夜不斷的呻吟著,痛苦中流露出一絲絲興奮的感受,緊緊束縛的身體不斷扭動著,似乎在逃避也像是在追求更加痛苦的磨難。
Any看著小夜的反應,身體漸漸發熱,腦中開始浮現出自己身上像小夜一般被緊縛的樣子,相同的部位開始有了反應。乳頭漸漸堅挺,私處的情慾開始氾濫,呼吸變的急促,雙拳緊握,眼神漸漸迷濛,想別過頭去卻又不捨的看著小夜,扭動身體摩擦可以碰到的地方,期待讓心中的情欲加速氾濫。

思緒迷濛的Any聽到有腳步從小夜的方向慢慢接近,光線昏暗的空間,看不清楚來者是誰,心中緊張的張望著。只見到一個中等身材的人走到小夜身邊,站在一旁輕輕撫摸著小夜的頭髮,小夜的頭自然靠向他,感覺到小夜在激情之餘透露出安詳的感覺。

正當Any專注看著那人帶著面具的臉時,他緩緩的轉過頭看向Any,那冷漠無情又熟悉的眼神,令Any心中泛起一片激盪,不由自主的低下頭。
「是他!?」記憶中魂縈夢牽的眼神,言語中就能得到內心平靜的那個人,怎會出現在這裏?
腳步聲告訴自己,他正慢慢走了過來,突然想到自己現在的樣子,不由得羞愧了起來。手腳再次的用力,亟欲掙脫枷鎖卻使不上力。隨著腳步聲越來越近,Any的精神也越來越緊張,腳步聲像敲打般一下下震撼著Any的心。
他走到Any前面,Any害羞低下的頭,反而更接近他的身體。微微的氣息與溫度傳來,Any感受到溫度帶來的溫暖,氣息帶來的平靜,心中的不安與窘迫也漸漸釋懷。

Any臉上感到一片溫暖「是他的手,這溫度,這觸覺,好舒服
Any不由自主的用臉龐磨蹭他的厚實的手,感受更多的關懷。他一邊撫摸著Any的臉龐一邊走到Any身後,用兩手扶起她的臉。
平穩的聲音在耳邊喃喃細語「睜開雙眼,看著小夜」
無法抗拒這聲音力量的Any,睜開了雙眼。
「眼中的小夜是不是你心中的倒影,是不是幻想中自己的模樣」
輕輕的聲音如毒蛇般鑽進腦海,順著奔騰的血液流向全身。
「不用緊張,感受這情慾釋放的時刻」
他的雙手由臉龐緩緩的移向雙肩,雙手傳來的溫度漸漸蔓延,似乎身上的壓力也一併解除。
「不要緊張,不用害怕,只需放鬆心情,釋放慾望」
溫度延著肩膀,手臂,溫柔的撫摸著,Any陷入空前未有的虛幻空間。
細語繼續在耳邊呢喃「將壓力交給我,留下單純的滿足」
溫暖開始游移Any全身,帶給她一波波溫柔的衝擊。正當顛峰將要來臨時,溫暖離開了身體,Any頓時失去方向,急忙的尋找他的身影。
只見他走向小夜,將她手腳的束縛解開,身上的東西留著,用鍊子牽著,讓她爬到Any面前。
他拿下小夜的口球「小夜,妳最愛的姐姐,好好的服侍她一下」

小夜用臉磨蹭了一下他的腿,爬到Any面前,用頭頂起她的裙子,溫柔的舔著她的私處。
Any看著他站在身旁,平靜的眼神看著情慾高漲的自己,羞愧又激動的情緒衝擊著理智,將殘存的意識也消磨殆盡。
小夜用羞恥的姿勢不停的刺激私處,裙子的波動隨著小夜的動作加大,一次次的帶著Any攀越高峰。

薔薇 二十四

混亂不安的睡了一覺,Any整理完畢走出家門準備上班。門口停了一台進口的黑色轎車,車旁的一名男子看到Any走了過來。
「您好」男子對Any行禮,由口袋中拿出一張黑色名片遞給Any「執事大人派我來接送您上下班,他請您打個電話給他好讓您確認」
Any愣了一下,退後兩步,正猶豫時手機響起,Any看了看手機並沒有顯示號碼,準備切斷電話。「Any小姐請不要切掉!」男子一手壓著耳機,拿著名片的手揮舞著示意Any不要掛斷電話,急忙的說「那是執事大人打給您的,請您接電話」
Any懷疑的接起電話,電話中傳來熟悉的聲音。
Any,我是執事」依舊是令人安心平穩的語調「他是我派去保護妳的人,他應該有拿一張黑色名片給妳對吧?」
Any懷疑的接過名片「嗯,妳怎麼知道我要上班了?」
「在事情解決前,要保障妳的安全」執事繼續說「妳家人也會有所安排,不會讓他們受到干擾,妳放心」
「不需要這樣吧!」Any感到不好意思「我可以照顧自己的」
「小事一件」執事堅定的說「事情結束前就這樣安排,妳安心上班」執事掛了電話,Any卻沒有因為執事的擅作主張而感到一絲的不悅,反而有種被保護照顧的感覺。

男子打開車門請Any上車,熟悉的路程卻多了一分的關心。隨手看了看手上的名片,發現上面有一小段手寫的話:

“放心的交給我處理,不用再為此擔心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執事“

Any嘴角露出微笑,兩手夾著名片放在腿上,細細的感受它帶來的安心。短短一句話,感受到貼心與溫暖,路邊每天見到的景色彷彿也換了新的色彩。

Any小姐」男子平穩的將車停了下來。

Any被男子的呼喚從飛揚的思緒拉回到現實,發現車子停在Any公司前兩個路口「我的公司還沒到,怎麼停在這?」
「大人交代,為了避免影響妳的生活,請妳提前在這裡下車,到公司的路上還有人會保護妳,請別擔心」男子恭敬的回答後下車幫Any打開車門,讓Any下車。
「謝謝你!」Any對這樣的禮遇感到不好意思,害羞的向男子道謝後仔細的收好名片,下車走向公司。
Any走在路上,心想真的每天專車接送,還真的不好跟同事解釋,對執事的貼心設想又多了一分的感受,臉上也自然的流露出陽光般的微笑。

小夜跟執事坐在會議室,用視訊與夜神連線著。失去一貫活潑的小夜低著頭,不敢看到夜神與執事的眼神。
「你說該怎麼做比較好?」夜神問著執事。
執事拿起一份文件「看過對方的資料了?他的背景不單純,不過也不是沒有辦法」
夜神翻了翻手邊同一份資料「你是指企業方面嗎?」
執事點點頭「他的經營方式有很大的問題,可以從這方面下手。如果沒估算錯誤,應該可以很快解決。」
「就這樣做」夜神放下手上的資料「還是要多注意點,對付他要當心」
「我會注意的」執事回應著。

「小夜」夜神從視訊看到小夜的模樣「妳知道錯了吧!」
「嗯..」小夜低著頭「大哥對不起,我知道錯了」
「現在開始你留在執事那」夜神嚴肅的說「沒他的准許妳不可以離開」
「喔..」小夜不耐煩的回應了一聲。
「之前妳怎麼玩我都沒說甚麼」夜神繼續說著「但這次妳將不相關的人也牽扯進來,妳還不認為有錯?」
「人家又不是故意的」小夜嘟著嘴,不情願的回著。
「避免再讓無辜的人受到影響,這段時間妳就乖乖的待著」夜神語氣平和卻帶著無法抗拒的威嚴「這次的事件最好妳能學到教訓」
「好啦,人家知道了」小夜不敢再有不滿,甘心的接受。
「執事,就照你想的方式去做,有甚麼狀況再連絡」夜神想了一下「至於Any,你想怎麼安排就怎麼安排吧」
「了解了」執事點點頭「有事再聯絡」
執事結束了視訊通話,看著小夜「妳大哥的指示,要聽話」
「好啦!」小夜嘟著嘴「人家會聽話啦!」

薔薇 二十三

包裹裡有幾張照片,一張紙條跟上次闖入男子的名片。照片裡是Any上班的公司,老家的門口,Any跟父母的生活照。Any兩手發抖的拿起紙條。

Any小姐,照片拍的怎樣?小夜的事好好考慮一下,不然後果你該知道的。”

Any緊張的握著紙條,全身不知是恐懼還是憤怒的發抖,正在慌亂的時候手機響起。Any嚇了一大跳,拿起手機看了看來電號碼,是家裡打來的,Any鬆了一口氣接了起來。
「喂,爸,有甚麼事嗎?家裡還好吧」Any擔心的問。
「家裡收到一個包裹,說甚麼小夜的,那是甚麼人寄的啊?」
「家裡有收到這樣的包裹?」Any驚訝的問。
「對啊,今天收到的,是不是惹到甚麼麻煩啊?一個人在外面工作……….
電話中家人不停的叮嚀,Any卻一句也沒聽清楚,思緒混亂的狀況下草草回應了幾聲就掛了電話。

因為自己讓家人受威脅,Any除了過意不去更多的是恐慌。不知怎麼辦時電話聲又再度響起。Any以為是家人,隨手接起電話。
「小姐,還記得我嗎?」手機裡傳來那個男子的聲音。
Any滿臉錯愕,不由的滿胸怒火「你想幹什麼,不要再騷擾我了,不然我會報警!」
「火氣不要這麼大」男子輕挑的語氣「乖乖的把小夜交出來就不會有麻煩了啊!怎樣?甚麼時候要把她交出來啊?」
「跟你說過不可能!」Any近呼怒吼「別再煩我!」
「哈哈」男子奸笑著「不煩妳也行,照片看到了吧,妳家人我就不保證了哦」
「你敢!」Any聽到家人被牽扯進來,壓抑著怒氣「我馬上報警!」
「報警喔」男子不削的語氣「妳可以試試看啊,看看有沒有人理妳」
「你到底想怎樣?」Any開始有些慌張。
「早一天把小夜交出來,妳就早一天解脫。不然的話,嘿嘿……妳想清楚哦」說完男子掛了電話。

Any看著手機,恐懼與憤怒在心中相互衝擊,不知道要怎樣解決這件事情。突然想到小夜留下的手機,想了一會決定先跟小夜商量一下。
開啟那隻手機,設定密碼後發現只有小夜、執事跟會所三支電話,撥給小夜一直無法接通,考慮著要不要跟執事連絡。考慮了一段時間還是沒有解決的方法,決定還是打給他。
幾聲鈴響,執事接起電話。
「執事大人嗎?我是Any
「不需要叫大人,有甚麼事嗎?」
「那個….小夜的事你知道嗎?」Any小心翼翼的問。
「那件事?」執事問。
Any想了想「就是有人要收她,還綁架她的那件事」
「我知道」執事依舊沉穩的聲調「有甚麼問題嗎?」
「他們Any遲疑了一下「他們要我交出小夜」
「他們騷擾妳?」執事聲音有點上揚。
「嗯..
「我知道了」執事音調恢復沉穩「我會處裡的,妳放心」
「可是Any帶著哽噎「我家人也有
「妳家人也受到威脅?」執事聲調又起了微微變化。
「嗯..Any經不住激動兩眼滑下淚珠「就是因為不知道怎麼辦才會請你幫忙的」
「我知道了」手機中傳來平穩的聲音,安撫著Any激動的情緒「妳可以放心,這些事我可以處理,而且已經在進行中,應該不久就會解決。相信我,妳可以安心的」
執事的聲音帶著莫名的力量,平穩又堅決的語氣,慢慢的讓Any平靜下來。
「謝謝..Any不知道該如何表達心中的感激「我……
「好了」執事打斷Any的話「甚麼都別說,我會把事情圓滿的解決的。上次跟妳說的等事情結束後再談吧!」
「嗯..Any不知要如何回答。
平常人前獨立自主的現代女性,當心中孤單無助時只能自己承受。度過許多孤獨的日子,卻在這短短幾句話中感到了依靠。
「相信我,妳不是一個人,有任何事情隨時聯絡我」執事有力又平穩的聲音再度傳來,從未有過的感覺由心中油然而生。這聲音給了Any無法形容的安全感。來自彷彿熟悉又陌生的力量,充盈全身,就像是有個強大的依靠,讓人無所畏懼。
「謝謝….Any不知道要如何回應,只淡淡的道了聲謝。
「這句謝謝等事情結束後再說吧,先這樣了」執事掛了電話,Any卻握著電話,像是期待再次聽到那令人安心的聲音般,久久不能放下。